2017年11月18日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>校友动态

西部志愿者杜应斌:用1/80的时间体验不一样的人生

字体: 2015年06月11日 浏览量:1195来源:校报第211期 作者:文/李胜彬 冼祥斌 王士鑫 供图/杜应斌 编辑:谢晓鹏

杜应斌广东工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2014届毕业生,曾任校青年志愿者协会会长。2014年参加西部计划西藏专项志愿者,担任广东赴藏服务队队长,林芝地区西部计划志愿者总队长,现服务于林芝地区团委。服务期间,发起社会为林芝地区中小学捐赠直饮水设备活动,改善当地落后的饮水观念;发挥专业优势,组建林芝地区环境保护服务队并担任队长;建立林芝地区西部计划志愿者自主管理委员会,探索志愿者管理新模式,获得国家级集体奖2项。

    521日晚上7点,杜应斌作为主讲嘉宾来到广东工业大学,给今年报名参加西部志愿者的师弟师妹们答疑。围绕自己在林芝的工作生活,杜应斌不断地强调“西藏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”,“如果只想去旅游一下,建议趁早放弃”……没有打“鸡血”、灌“鸡汤”,一如自家哥哥交代即将远行的弟妹们。讲座结束后,他又忙着回应各种问题,中途还给校青年志愿者协会的师妹录了段视频,NG了三四次,他脸上有些疲惫,却没有不耐烦。

    我在心里给小伙子默默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能够放弃工作跑到西藏做志愿者的杜应斌,当然是个有点不一样的人。网上有个传得很火的帖子,大意是今天的生活根源于3年前的生活状态。对杜应斌来说,他的选择原因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候。因为他的坦诚,我们小心翼翼地走进他的童年、少年和青年。

那是一组充满了疼痛和成长的故事。

与不良少年擦肩而过

    杜应斌的家庭并不完满,3月大的时候,父母离婚了,此后母亲就消失在他的世界,4岁时,父亲也失踪了,幼年的他,能依赖长大的亲人,只有奶奶。他很争气,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奶奶常常教育这个苦难的孩子靠自己的力量改变人生。奶奶退休后,他们经济状况变差,从广州市区搬到偏僻的钟落潭生活,少年的杜应斌感到了巨大的落差,他埋怨生活对他的残酷。那段时间,他开始变了,抽烟、喝酒、打架、成绩一落千丈……

    某天放学后,读初中的杜应斌看到了揪心的一幕。一个小男孩用砖头一下下打死了一只流浪小猫,而他的父亲在一旁冷眼旁观。杜应斌清晰地记得这个小可怜满身的血迹伤痕,还有它绝望无助的眼神,那一刻,他觉得自己就像那只毫无还手之力的小猫。从那时起,他开始接触这些被遗弃的生灵,带它们去宠物医院治疗,把它们送给愿意收留的好心人寄养……初中的时候,杜应斌拥有了第一台电脑,通过它,少年杜应斌接触到一个更丰富的世界。他在网上大量搜寻动物保护的相关知识和信息,在学校发动成立了动物保护协会,这是广东省首家中学生自主运营的动物保护协会。

从那以后,杜应斌发现自己可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。

一个务实的环保志愿者

    西藏,蓝天白云,雪山圣湖,是很多人理想中心灵的归属之地。高考后,杜应斌用攒了三年的钱,去西藏走了一遭。站在5000米的山顶遥望对面的美景,走近悬崖却发现这边悬崖全是游客们留下的垃圾,这让这个18岁的少年觉得十分刺眼。

    回到广州填报志愿时,杜应斌报考了广东工业大学的的环境工程专业,虽然他知道“这个专业的就业比较困难”。

    杜应斌有个习惯,收集别人吃口香糖剩下的铁罐子,每次陪同朋友去景区游玩,这些盒子就能装上废弃的烟头。“每个人都应该这么做,西藏地方大,现在还无法做到定距离设置垃圾箱,这些垃圾不仅带来环境的危害,还会造成当地牲畜的死亡”。

    西藏很美,同时生态很脆弱,加上地区的发展相对落后,人们的环保意识普遍不高。学环保出身的杜应斌意识到自己要做些什么。

在民众的环保意识和政府投入的力度方面, 西藏与我国沿海地区还是存在一定差异。杜应斌觉得,最急需搭建的,是人们的环保观念,来到林芝一年后,杜应斌拉起了林芝第一支环保队,常常在工作之余组织志愿者们做一些简单的环保工作,比如清洁街道,刷牛皮癣等。杜应斌说:“做环保绝对不能停留在想上,一定要做出来”。

当Color Run(彩色跑)的风刮过青藏高原

   生活在大城市的年轻人们,对“彩色跑” (The Color Run)应该并不陌生。这是一项2011年发源于美国的运动,被称为“地球上最快乐的5公里赛跑”,是真正意义上的全民活动。

   在古老静谧的青藏高原,也来一场充满色彩与释放的狂欢,会是什么效果?

    今年的5月,杜应斌和林芝团地委的同事在当地成功组织了一场 “彩跑吧!青年”活动,得到了驻地军、警、机关、学校、企事业单位的各族青年800余人的积极回应。一时间,欢乐的音乐响起,缤纷的色彩蔓延,青年们尽情奔跑,相互喷洒彩虹粉,互相传播着快乐和年轻的力量。这项流行全球的快乐运动能在古老的高原生根发芽,让这里的年轻人感受到了与世界的同步。有参与者说:“这场彩色跑让他们释放日常的工作压力,更加感受到生命的活力。”

可对杜应斌和他的同事们来说,活动的发起和组织耗费了他们大量的精力,“如此大型的群众活动,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,做了大量的准备和预防措施”。杜应斌没想到活动会有这么大的号召力,这让他对自己将来的工作添加了信心。

给予服务对象需要的志愿服务

    大学毕业后,杜应斌在一家IT公司工作,这个看似春风得意的年轻人也有苦恼:“每天天没亮起床,到坐地铁到公司,下班后天已经黑了,感觉人生没了天空”。他递出了辞呈,回校报名西部志愿者计划,被分配到林芝地区的团地委做基层青年工作。

    由于社会发展的差异,志愿服务工作的开展很不容易。“当地的教学落后,学生也不想学,有一次我问一个当地的大专学生两个四分之一相加之和是多少,对方的回答竟然是八分之一”,这让他十分无奈,“课业辅导究竟是他们需要的还是志愿者们强迫给予的?”和小伙伴们达成一致后,杜应斌和其他志愿者改变了原来的服务计划,经常在林芝当地的组织志愿者和学生的友谊赛,带学生参观博物馆,观看城市图集,根据他们的生活意愿做引导和帮助。他说:“志愿服务很重要的是要了解服务对象需要什么,而不是我们想给他们什么,这是做公益非常避讳的主观意识介入。”

杜应斌是广东赴藏志愿者的队长,也是林芝地区西部计划志愿者的队长。在一起交通事故中,他需要组织志愿者前往医院陪护伤者。第一天晚上,大家都熬了通宵。到了第二天,因为晚上医务人员较少,杜应斌计划让志愿者负责晚上陪护,可有的志愿者考虑到第二天还要工作,提出没办法陪护。杜应斌有些急了,他不停地跟志愿者们沟通:“已经很晚了,来不及找第二批人来换班,而且更换人员陪护会使刚遭受事故的伤员封闭自我,无法打开他们的心扉”。最终,大部分志愿者表示理解,留了下来。杜应斌蹲在医院的楼梯间,压力、辛苦和委屈,伴着眼泪涌出。有同事想让他休息,他激动地说:“我让大家坚持陪护,自己却跑去休息,其他志愿者会怎么想”。接下来的六天里,他一直待在医院。

在杜应斌的日记里,摘抄了这么一段话:“这里不是学校,这里不是家庭。这里是西藏,她并不是一个动荡不安的野蛮乡,也不是一个寸草不生的荒凉地,她是一个我们触手可及的天堂。她一直守卫的是祖国的安宁,守候的是你们的到来。既然要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生活80年,那不如偷出1/80体验不一样的人生,收获20年未有的感情。”这个小伙子,绝不是说说而已。一年的志愿服务期很快满了,杜应斌申请了延期一年留藏服务,他还打算在林芝报考动物生态学的研究生,读研的同时争取继续参加国家的西部计划,“我还会留在这里,还有很多事等着我。”


扫一扫
关注广东工业大学官方微信

扫一扫
关注广东工业大学官方微博

扫一扫
手机看广东工业大学新闻网

我来说两句
用户名: * 邮箱:
全部评论
 友情链接
Copyright@2013 gdutnews.gdut.edu.cn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工业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
技术支持 网络信息与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电子邮箱:xwzx@gdut.edu.cn
建议使用IE7内核以上浏览器